兰州零食美食联盟

俺娘

小璇子说2022-07-31 06:52:51


题记:今年9月19日,是俺娘60周岁生日,正是青春盎然,年富力强的光景,也是进可以发光发热,退可以享乐人生的年纪。

说实话,挺羡慕俺娘的。

 

正文:

首先祝俺娘生日快乐!

其次声明:本文是俺小玄子远在离家万里之外的深圳遥祝母亲60周岁生日而作的祝福文章,若要写完整的关于俺娘的故事,500万字的长篇小说还得注明“未完待续”。

1957年9月19日,俺娘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从小就要强的她,学生时代就学会了废寝忘食牛角挂书。后来做了中文教师,片片桃李。再后来工作之后更是严于律己,入党后一直在党政机关单位为人民服务。

1982年,俺娘嫁给俺爹,他俩结婚那天,黑河西边的外婆家到东边的奶奶家的土路上,浩浩荡荡的自行车婚礼队伍,蔚为壮观。奇怪,那天俺去哪了?

听俺娘说,1983年4月18日,俺出生了,不过随着俺渐渐学会了说话走路,“俺是从垃圾堆捡的”,“俺是石头缝蹦出来的”多个关于小玄子如何降临人世的版本开始被俺娘演绎,更夸张的一个版本是,“俺是俺家邻居的那个中俄混血的老太太生的……”,弄得本来就反应奇慢无比的俺晕头转向,幸亏读了不少书,不然真的被俺娘给忽悠住了。

从小,俺娘可宠我了,喂饭,系鞋带,给大把白花花的银子做零用钱,在小学,初中和高中时代,俺一直是同龄人里的中产阶级。

俺娘是超级护犊子大王。俺爹教育俺这件事,都属于冒险指数较高的活动。因为俺娘不允许俺受委屈。不过,从小到大俺一旦考试砸了或者偷偷做一些被父母禁止但是俺自己又喜欢的事时,我勒个去,俺娘可厉害了,那降“玄”十八掌内力深湛,虎虎生风,掌掌狠辣,俺娘要是参与华山论剑,别说洪七公欧阳锋,搞不好王重阳都得挨几巴掌。

俺娘是个会过日子的人。开源是把好手,节流更是行家。这些年家里吃用,俺娘是总设计师。俺爹是个大实在人(参见小玄子说《英雄岁月,“爸”气十足》),随着少年夫妻到花甲老伴,两个人从吵架拌嘴到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俺爹让着她。结果,好家伙,俺娘被俺爹宠得不要不要的。家里的钱基本上都是俺娘过手。至于俺爹有没有私房钱,一直是个迷。爹啊,你宠你媳妇不要紧,把俺也影响深远了,以后得像俺爹学习宠媳妇一百零八招。

学习方面,俺其实受俺娘影响,她做过中文教师,诗词歌赋,小说话剧,古今中外的文学或博览,或饱读。“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的古训,我从小耳濡目染。小时候不认识字,只好乖乖的求俺娘给俺做人肉故事发声机。《365夜》,《浩然儿童故事选》,《孙敬修讲故事》,《格林童话》,最开始都是俺听来的 。随着俺逐渐开始识字,慢慢的就能自己看书了,小学三年级时《上下五千年》《三国演义》《水浒传》等就是刚刚认识很多字时看的,俺娘从此省了很多力气,偷笑中。

望子成龙,是每个娘渴望的。而成长之路并非父母们预定好的轨迹,因为人并不是宇宙卫星,人的未来是未知的,充满变数的,无法完全按照设定好的去演绎。

2002年,俺高考落榜了,俺娘很生气很失望,这么个不争气的狗屁儿子,连大学都考不上!那几天,她沉默寡言,茶饭不思。俺作为戴罪之人,也小心翼翼,怕她再给俺来一个降“玄”十八掌的亢“玄”有悔或者神“娘”摆尾。

于是,俺偷偷把长了毛的牛肉干和馒头拿到房间啃,为了保护革命实力,俺也是蛮拼的。(顺便说句,直到现在,看见长毛的东西俺还忍不住想上去啃两口呢)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俺小玄子不说才高八斗,至少也是准学霸级别的,再复习一年准行。

于是,在俺强烈坚持下,俺娘出钱,重读了一年高三,2003年,华侨大学通知书到了。本来终于蟾宫折桂,皆大欢喜,俺娘却嚎啕大哭,问俺:“儿子你恨不恨妈?把你送那么远?”(俺老家在黑龙江黑河市,华大在福建泉州)刚刚金榜题名做了状元郎的俺已经昏了头,加上可以到南方不用担心冬天那么冷了,俺“懂事”的安慰俺娘:不恨。好儿女志在四方,儿子在学校拼搏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学有所成远走高飞吗?

庆功宴上,俺引吭高歌了一曲《读书郎》,多年以后,被生活和岁月改变了模样,磨平了棱角,颠覆了观念的俺,仍旧笃信:没有学问,俺无脸见爹娘!

“知识改变命运”,这是俺娘曾经对俺的谆谆之诲。如今,在瞬息万变风云莫测的大都市,在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2017年,俺依旧不忘初心。不断学习,是为了继续所向披靡。不断学习,是为了自己能更加游刃有余的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

俺娘,一直用她的方式全力以赴的支持俺。

2015年创业,成立自己的文化传媒公司。可以说山穷水尽,吃饭都要精打细算。俺娘东海请龙王西天求佛祖南海拜观音北国驱单于,率领天兵天将助俺一臂之力。

虽然创业搁浅,但是,多年前被她老公宠坏了的经不起事的俺娘竟然安慰起俺:那都不是事儿!

水到绝境成飞瀑,人到绝境遇重生。

有了俺娘一路保佑,俺现在稳扎稳打,如沐春风。

突然想起一个传说:每个孩子来到尘世之前,佛祖都会派一位菩萨跟随这个孩子,保护,照料。负责轮回转世的神问佛祖:这些菩萨在人间的名字叫什么?佛祖想了想,这些照顾孩子的菩萨在人间的名字,就叫“妈妈”吧。

有没有发现,世界各国不同的语言中,“妈妈”的发音,都是如此的相似?(汉语,英语,俄语等的发音都类似“妈”)

俺娘是她兄弟姐妹中的老大,这些年,她付出很多。奶奶家这边,她作为大嫂,也是贡献良多。别看她在职场上叱咤风云,对于俺爹,她也是甘做小女人。1992年,俺爹做了手术,她一直悉心照料。多年过去了,俺爹一直感恩于心。

黑龙江上的冰雕

深圳这些年,俺基本上很少回老家。都是这两口子大包小裹的土特产往深圳扛。俺曾戏言:要不把黑河市装上轮子推来深圳吧。

俺其实挺不喜欢俺娘发脾气的。对身体不好,别人也不开心,还不解决问题。人到花甲,俺娘的人生修为也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很多事,她也欣然放下,不那么纠结了。

黑龙江上的雪雕

在俺娘生日的今天,就在俺自己的个人微信公众号,推这篇文章吧,这是俺在百忙之中,蹲在写字楼大厅一隅,用手机硬生生敲打出来的。

措辞是土,感情却真。

“春风化雨暖透心,眷顾无怨赠一生”。

9月19号,儿子在遥远的深圳,用大红包和本篇原创,祝福俺娘生日快乐,幸福安康!

真的爱你么么哒,mua!!

长按二维码关注小玄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