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零食美食联盟

王拉拉 | 对话

王拉拉的小世界2022-06-18 10:10:13

和儿子。

某天下班,到家8点多。

日常聊天,日常的夜晚。

直到。跟儿子睡前说晚安。

小子已经在被窝里,我低下头去吻他,他悄悄地问我:妈妈,你今天为什么哭啊?

唉,我以为已经粉饰得天下太平了,结果,都在他眼里。

我悄悄告诉他:有的时候,觉得人生好难。

他从被窝伸出手,搂着我的肩,悄悄在我耳边说:会过去的。





和太后。

太后同学会回来。忧心忡忡的问我:脑萎缩还能治吗?

最近在看《西藏生死书》的我,直接告诉她:不能了,接受吧。

她于是絮叨:多好的人啊,几十年的玩伴儿,这可怎么办啊。

没有办法,接受吧。

这很残忍。

太后问:我会不会也得这样的病。

答案仍然很残忍:谁都不知道。

太后说:那怎么办?

珍惜当下,珍惜眼前。去想去的地方,吃想吃的食物,尽量对自己好,对身边人好,尽量有规划的过日子,保持锻炼,坚持打麻将,尽量不生气。

如果真的生病了,就接受。





不想承认这就是生命。

但似乎谁也绕不开躲不过去。

眼泪和死亡,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