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零食美食联盟

辣条入喉,搅拌青春,泵入粪渠

TALKNEXT2022-06-20 08:22:20


在卫龙辣条步入规范化生产、品牌形象积极的新时代,将辣条”“青春”放在同一个语境下讨论的确难以理解。但正如便利店的阴暗小角,再也搜不出你最爱吃的“心太软”“北京烤鸭”,你就会有诸如


“不是所有的辣条都是那个味儿”


的叹咏。



放一起谈,真不过分。




敢死队


研究发现,对辣的感觉,是以痛觉的形式存在,但诸如这些违反常识的科学探索,普通人多数会对之漠然。在他们眼里,两者只有一个共同点——刺激。


这种味蕾的冲击则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而所谓对健康的顾虑在那时根本不存在,我们难以具备从卖相中推测制作工艺与产品质量区别的能力,除非发霉了。所以回溯过去,作为消费者的我们,的确有种神农尝百草的壮烈感。


在拿着1块5就能纵横小学班的年代,除了对风味的选择,也要学会货比三家。这里一块钱的北京烤鸭,对面马路的小卖部估计五毛钱就能收尾。



看图猜味


一日,趁着探望恩师,想光顾一下仍然营业的小卖部,那款“唐僧肉”硬是没搜到。


“你好,请问有没有一排排的唐僧肉辣条卖。”

“早没了。”




萝卜青菜


“不是每一包辣条都能让你吃到急性肠胃炎,

也不是每一包辣条都能让你吐完一地后,

还能揣出五毛钱,

吼一句:“再来一包。”


一份食品,不论包装,主要要素大抵也只有几类:形相、味感、香气,也即是常说的“色香味。”而辣条常用的模版、调配的香味,通过数学规律自由搭配,形成产品端琳琅无垠的蔚为大观。


“辣条风味连连看”


因此,每次随便涉猎所谓新款式的辣条,可能会有种“吃着卫龙味的心太软”的错觉。这很正常,经过数年征伐,也别想有什么新鲜感,而辣条独有的风味是其横扫大江南北、冲出祖国的东方神力,用不着什么大变化。


让你吃到不像辣条的辣条,才是令你可怕的,你也不需要这样的新鲜感。


但正如标题而言,卫龙辣条真的不是我心目中的辣条代表。只有经历过患难的生死之交,才能令我执笔载入史册。没错,为了这几包,那天我吐了一晚上。


吐完后,封面上那俩小毛孩就没忘过




如今,我邻居早已拉下小卖部的闸门,而街巷旁的便利店,在纸箱里不断搜刮,没能再见仍然残留印象的味道,新生者却空留一种陌生感。


或许没有一个时期,让我们驻足,花上十足的耐心,享受辛辣香味的应接不暇,单纯追求属于官能的重度刺激,不屑的吼上一句:


“卫生?去他妈的。”


我光顾我邻居的时候,那堆砖还没垒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