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零食美食联盟

老年少女在路上的流水账

去流浪去换成长2022-07-20 15:03:14

旅行是什么 又有什么意义

于我 大概是用流浪换成长吧

一个人行行走走

和自己对话自省 抛下一些负担 以便往后的轻松

再就是遇见“奇形怪状”的人 有段奇妙的缘分

感受不同生命的努力绽放

其实人生哪有什么了不起 都是努力活着罢了

 

二零一五年 踏上了 西北 这片的神奇的土地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就像是远行的孩子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

让人觉得轻松自在且是自己

记忆里总有些人和故事是久久不能忘怀的

回忆起都是一段故事

 

青海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但不过才两年

那个面馆的小女孩 我至今搞不懂为什么会加我QQ

不过是结账的时候说了两句话 大概是同民族的亲切吧

第一次让我在异乡也有了一种亲切感

 

一六年我终于踏上了我梦寐以求的高原

一个人 四十个小时 硬座

差点要了我的命

还好有一个超级搞笑的沈阳列车员 一个超可爱的宁夏小朋友

算是给这个艰苦卓绝的火车之旅带来些轻松

出站遇见的第一个人 就让我对这个城市好感倍增

那是一个藏族的黑车司机大叔

虽然我没有打他的车 但他还是超热心的给我指路帮我把箱子拿上车

 

带着戒备心总会遇到坏人  我一直相信这世上还是好人多

下雨天要换客栈却没带伞 发现同行的人另有所图 忘了带牛仔裤的腰带

总之那个早上不好过 信任的被辜负 雨天的狼狈

天晴之后 一个人走到大昭寺 走着走着好难过

一个擦肩而过的藏族大叔 阳光下淳朴的脸配上洁白的微笑

那个微笑那份阳光下的温暖和感动 让我决定我一定要做一个善良的人

 

我记得

五个人一起开着我们的小棕 在林芝的路上

兄弟客栈超级好的老板娘 虽然我没能如约去做义工

徒步的偶像小花和她的三个队友

我们一起海聊一起去老巷喝酒一起在拉萨凌晨的街头上唱歌

Z9816上那个虽然彼此语言不通但一起玩的很好的藏族小可爱

 

 

 

我还记得

纳木错的风和日丽与乌云密布 羊湖的天水相接与平静

我更记得

纳木错彻骨的冷让我们几个人同吃一碗泡面 靠聊天取暖

羊湖旁体会到自己的渺小和抛开所有的我

……

 

2017 K41 北京—敦煌

去错火车站 第一次打摩托车

被查票的列车员笑整个车厢只有我一个全程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得了他们很多照顾也陪聊了全程

第一次见到陌生人 可以如此径自流泪

不知道坐在我对面的阿姨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那种情境下显得很局促的我默默地掏出了我的大白兔 说吃点甜的会开心点

其实只要你施与善意你会获得到更多

然后我就收到了阿姨的一大把瓜子

在列车员大叔的安排下我在快到达目的地认识了内蒙的姐姐收货了好吃的牛肉干

二十多个小时的火车 我竟然在下车的时候很舍不得那几个可爱的列车员甚至有点想哭

没有说再见 没有留任何联系方式 也清醒的知道再也不会见了

我记得

一个小时可以走遍的市区

魔鬼城最圆最大最美的落日以及日落后的寒冷

阳关夜晚的漫天繁星

……

 

2017

我记得

宁夏街头萌萌的安全岛的标志和车让行人

登顶贺兰山的三个小时

本来是不想登顶了奈何下去比登顶还远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还好坚持了

如果宁夏的一切我都忘记了 我也不会忘记我的砂锅 人生挚爱

 

张掖只呆了两天实在是太短了 还没来得及好好感受这座小城

不过

我记得丹霞的美丽和壮观 甜甜的西瓜 酸人一个跟头的杏皮水

还有 一直讲粤语的三个香港小哥哥发现我听得懂之后懵逼的样子然后四个人一起讲广东话

 

去过的地方咿呀咿都忘记了 只有拉萨忘不了

在西北 心里一个声音越来越强按耐不住喷涌而出 我要回拉萨

倒了一趟火车 我又坐上了去往拉萨的火车

不知道是高反还是没有休息好到了西宁头疼的要炸了 硬撑着上了火车

一改以往特别嗨的状态 上车就开始睡 睡了几个小时没事了

醒来发现周围没有人了 一会儿对面的大叔回来了说我们让隔壁有空座你在这睡吧

我的天 好感动眼泪都快下来了 不过休息的差不多了就把地儿让给了大叔

我跑到旁边去坐着了 然后就认识了我们宗妹和孟哥

三个人半夜在车上嘎嘎嘎聊 被其他人提醒了

可是聊的在热闹也没有抵挡住唐古拉的寒冷 三人穿上了所有保暖的衣物

凌晨翻过唐古拉 走向朝阳 整个车厢的人又“活”了过来

我们一起打牌一起谈笑

眼前分明是初相识 心底却似旧时又

偏爱坐硬座 其实也是因为硬座便宜

喜欢硬座车厢里人与人的亲切和浓浓的生活气 透过他们感受不同的人生

坐在中间能感受到很多 似乎可以触及到另一个灵魂

就像遇见的那个左手断指的大叔 不知道生活给了他多少的磨难与艰辛

但是他望着窗外的雪山说“听人说西藏很美,我就想着一定要来看看”

那瞬间我好感动哦又差点哭了

到了那曲进了藏区 上来了很多藏民

闻着熟悉的酥油味 看着那一张纸单纯的脸

我知道我回来了 就像是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

这次没有像游客一样去景点打卡 而是好好的体会生活

像个当地人一样

天亮 起床 喝甜茶吃藏面 去布宫和大昭寺看人转经

晚上坐在自带地暖的大昭寺广场上聊天看人

想起那晚遇见的那个小女孩 没有帮她让我一直耿耿于怀

她在我们旁边问了我们好多问题 我能听出她去高原之外的世界的向往

不知道为什么在她在我们的帮忙下找另一个人卖东西的时候 我突然哭了

是没帮她的愧疚还是她话里对世界的渴望 我也说不清

苦了宗妹被两个老司机带跑偏了

还过了一个雪顿节 酸奶是真酸呐 哲蚌寺是真远

去了拉姆拉错 照没照见前世今生我也不知道 也许照见了前世吧

载我们去的藏族大叔 又让我感动了一把

上到停车场的时候天居然下雪了

下车的时候大叔从后备箱里找了一个雨衣给我 他自己是穿着半袖

爬上去的路虽然直线距离只有几十米却异常的难

爬几步就停下来喘 差点我就放弃了

藏族阿姨给的葡萄糖 很多人从旁边经过的鼓励

我努力上去了 天也晴了 得以见到圣湖

晚上回到镇上拉着他俩一起和藏族阿姨们跳舞 还被白天的司机大叔看见了

送别了他们俩 我迎来了一个人在拉萨的最后一天

跑到光明坐在藏民中间喝茶聊天

坐在大昭寺转经道旁的长椅上和阿妈们一起晒太阳

用着彼此听不懂的语言聊天 其实主要靠手语

把身上仅剩的零钱给了一个“乞讨”藏族老爷爷

他攥着我的手 我看着他的脸 上面有九十多年岁月的痕迹

看着他有些浑浊的眼睛 我一瞬间呆住了 不知道作何回应

眼泪瞬间盈满眼眶 抽出手走了

后来看见他去向别人要钱次次碰壁 我好心疼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的生活是不是很艰难 但是我愿意相信他是

不知道还能不在遇见他

又到了离开的时候 这次没有那么不舍 因为我知道我一定还会回来的

可能拉萨也舍不得让我离开它的怀抱

回家的路变得异常艰难 只能先买到那曲的票再补

补了17小时的无座 很有趣 却也不想有下一次

遇见一个一起到西宁的无座大哥  

和沈阳列车员唠嗑缓解唐古拉山的冷和瞌睡来袭

遇见一个那曲到北京上学的藏族小伙

因为我问了句奶酪和牛肉干 就跑去给我拿他家自己做的

遇见了形形色色的人煞时奇妙

……

 

都是简短的描述 但是每个字的背后都是一段故事

很多人和事像是过电影一样 说些很俗套却也都是真心的话

真的感谢机缘让我们相遇 有过一段故事

虽然很可能以后我们再不会联系 但衷心的希望大家一切都好